ope体育滚球被列为PHEIC巴西如何顺利举办里约奥运?

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「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(简称为「PHEIC」)」,一时间引发轰动,不少人都对此颇为担忧。

  但事实上,2016年,包括巴西在内的南美洲也曾因为寨卡病毒遭遇过同样的局面,但那一年,他们不仅在经济上实现了复苏,甚至还举办了里约奥运会,并通过奥运赚了钱……

  北京时间1月31日凌晨3点30分,在重新召集紧急事件委员会后,世界卫生组织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简称「WHO」)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「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(简称为「PHEIC」)」。

  谭德塞表示,这不是对中国的非信任投票,与之相反,WHO对于中国控制疫情的能力将持续有信心。他强调: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。

  尽管如此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依然对我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。咱们单说体育领域,几乎所有足球、篮球、冰雪、田径、电竞赛事均遭延期或取消,整个行业几乎都陷入了停摆窘境。

  自《国际卫生条例》2007年生效以来,世卫组织曾多次发布有关疫情为PHEIC。我们今天要说的故事,发生在2016年,当时,南美的寨卡病毒疫情也曾被列为PHEIC。

  从2015年开始疫情,到2016年2月1日被认定为PHEIC,再到同年8月6日里约奥运会顺利开幕,最终到8月22日世界盛会顺利落幕,体育在基本面上实现了全身而退。

  我们不禁想问,PHEIC之下,ope体育滚球里约奥运会都遭遇了什么,又做出了哪些努力呢?

  最近大家都狂补了传染病相关的常识,因此还是有必要介绍下2016那次PHEIC的主角——寨卡病毒(Zika virus)。

  这种病毒在1968年出现了第一例人类感染病例,而在2007年和2013年发生过两次大爆发,2015年,这种病毒从巴西开始,席卷了南美洲。

  寨卡病毒主要通过蚊子叮咬传播,另外,寨卡病毒也可能通过输血,行为或者实验室意外暴露等途径传播。因为蚊子这种介质,寨卡病毒主要在热带和带地区肆虐,2016年,中国虽然也有输入寨卡病毒感染,但并不严重。

  寨卡病毒的潜伏期为3-14天,感染后果并不严重,很多人并无症状,只有约20%人发病,主要的症状是发热、皮疹、关节痛、结膜炎,使用解热止痛药,多休息、多喝水,一般持续数天到一个星期就会痊愈,很少有严重到需要住院治疗或威胁生命。其 特效药直到2018才进入临床阶段。

  不过,这也不是说寨卡病毒就安全,其最高危人群是孕妇——当孕妇受到寨卡病毒感染时,会导致小头婴儿,这可能会导致新生儿智力和其他发育不正常。

  2016年2月1日,随着疫情蔓延到美洲的20个国家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,寨卡病毒传播已经构成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(PHEIC)。随后,疫情蔓延到了65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从疫情开始到被宣布PHEIC的8个月里,巴西已发现近150万起感染病例,此外有超过4000例感染孕妇分娩了小头畸形儿。

  这让人不禁对里约奥运捏了把汗, 虽然在赛事举办的8月,南半球处于冬季,但由于里约属于热带草原气候,气温也会达到20摄氏度以上,因此,奥运会遭遇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,也存在着改期或异地的风险 。

  2016年5月27日,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名、科学家和研究员27日联名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公开信,「以公共健康的名义」呼吁里约奥运会延期、取消或另选举办地。

  专家们的理由是,寨卡病毒传播引发的风险很高,当来自世界各地的50万名外国游客来观看奥运会时,会构成不必要的风险;而如果外国游客感染寨卡病毒并带回国,疫情就会进一步扩散,尤其是那些尚未发现寨卡病毒但卫生防疫能力较弱的国家和地区,可能遭受更大损失。

  因此,这封公开信呼吁世卫组织对巴西寨卡疫情展开一个全新的、基于研究结果的评估,并且给游客提供新的旅行建议。

  2016年5月28日,就在一天之后,WHO发表声明称,基于当前对巴西寨卡疫情的评估,从保护公众健康角度出发,并没有推迟或者取消奥运会的理由。

  1、当时寨卡病毒在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播,巴西仅是其中之一。而据WHO预估,奥运期间前往巴西的游客仅占疫情地区总游客数的0.25%;

  2、巴西寨卡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在该国东北部,而里约位于东南部,此外,里约奥运会及残奥会举行正值冬季,届时当地蚊子较少,被蚊子叮咬的风险低;

  不过,世卫组织还是表示,不建议孕妇前往包括里约在内的寨卡疫区,且前往里约及其他疫区的运动员和游客遵照旅行建议指南,出发前咨询医护人员,白天尽可能通过驱蚊药剂和穿戴衣物免受蚊子叮咬,在疫区停留期间及回国至少4周内,采取安全措施或暂停行为——最终,里约奥运会发放了45万个安,这一数字是伦敦奥运会的3倍。

  在这样的危机下,有不少名将宣布退出里约奥运会——当时网坛男单Top30有8人退赛,包括拉奥尼奇、蒂姆、伯蒂奇等名将,女子方面,哈勒普、阿扎伦卡、本西奇等人也悉数退赛。高尔夫更是重灾区,刚刚重返奥运舞台,其男子排名前四的简森-戴伊、麦克罗伊、达斯汀-约翰逊、乔丹-斯皮思悉数退赛。此外詹姆斯、库里、梅西、J罗等足球篮球明星也宣布缺席。

  早在2016年1月,美国奥委员会已向各协会运动员传达内部建议:如果担心寨卡病毒危害健康,可以选择不参加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。当然,美国的大面积退出最终没有大规模发生。

  不过,我们仔细观察这份退赛名单就会发现,退出的基本集中在职业化程度较好的项目如网球、高尔夫、足球、篮球。这些项目职业赛事体系完善,本身就对奥运「爱答不理」。因此,明星扎堆退出里约奥运,寨卡很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

  当然,巴西方面也没有坐视不管,虽然当时他们国内出现了总统遭等一系列问题,但是面对疫情,巴西还是紧锣密鼓的开始了行动。

  巴西派出了20多万名军人在全国范围内行动起来,里约热内卢市政府也在奥运会期间进驻比赛场馆进行灭蚊,以保证奥运相关人员不被寨卡病毒感染。

  除了人力地毯式的灭蚊,里约奥运也启用了不少高科技的手段来确保运动员和游客的健康。

  官方层面,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一个寨卡APP,可以让人们查询到有关病毒的各种信息。

  而全球测绘组织Esri则帮助追踪寨卡在里约热内卢的传播,而专家会根据信息来提前对各个地区进行区别化的处理,如喷过药的区域相对安全,而下过雨的区域相对危险,也接受市民的电话报告——这些信息被测绘成地图,通过手机发给基层工作人员,帮助决策人员更好地把握奥林匹克场馆周围的形势。

  制造智能温度计的Kinsa公司则发布了一款APP,用于收集大众数据监测病毒的爆发。他们向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分发了智能温度计,当你使用智能温度计测量体温的时候,相关信息就会被记录到APP上。这样,Kinsa可以更好地监控当下寨卡病毒的传播情况。

  Singh则开发了一个叫做「运动村」的组功能,让用户们可以交流彼此的健康状况并询问问题。

  此外,中国代表团的土法宝也意外走红——蚊帐!这个被称为「东方结界」的神器得到了西方媒体的广泛报道,随后在亚马逊上热销。

  我们看到,在政府的努力和科技助阵下,最终里约奥运会没有辜负WHO的信任,成功对抗了寨卡病毒,运动员中没有出现病例——当然,里约运气也不错,那一年,巴西那年冬天比往年冷,蚊子活动不多。

  最终,赛前被疯狂吐槽的里约奥运成功举行,还成为了截止那个时间最赚钱的一届奥运。据国际奥委会预计,在里约奥运吸引了全球36亿观众收看,所有包括门票、转播权以及特许商品在内的一切奥运会商业权益总值超过93亿美元。

  而巴西经济也同样没有像预计的那样遭到毁灭打击,虽然确实带来了310亿雷亚尔(约合73亿美元)的损失,但在疫情最严重的2016年,巴西的经济扭亏为赢,实现1.06%的同比增长——当然,这一定程度也因为2015年的重挫。

  巴西股市表现也出人意料,据财联社数据,在2016年1月20日录得最低点后,圣保罗IBOVESPA指数开启了5年长牛之旅。事实上,回顾历史上全球流行疾病对股市的冲击,在疫情发生后3-6个月,股市大概率会迎来双位数的反弹。

  因此,对于「PHEIC」对于经济、资本市场的负面影响,我们不应该陷入恐慌,而应该理地去看待。我们相信,这一次,中国以及中国体育产业,都能同舟共济,扛过这一关。

  在巴西里约奥运转播期间,谈到赛事停办风波时,解说员白岩松援引了一句巴西当地的谚语——巴西人相信「事情的尽头总会美好,之所以还不尽如人意,那就是还没有到尽头。」